何大锤就在旁边山林间如同蜥蜴一般趴在雪地里

www.js31.com登录 admin 浏览

小编:我的 数百匹战马们这会正在竭尽所有的心力寻找着自己伙伴的行踪,突然被人拉扯,甚至被人骑上身来,哪里忍耐得了,更是空前暴躁起来,疯狂的乱冲乱跳,随着一声长嘶之余,一匹

我的……”
 
    数百匹战马们这会正在竭尽所有的心力寻找着自己伙伴的行踪,突然被人拉扯,甚至被人骑上身来,哪里忍耐得了,更是空前暴躁起来,疯狂的乱冲乱跳,随着一声长嘶之余,一匹被偷上马背的战马一面疯狂地跳着,一面疯狂撕咬着,一面好似疯了一般的冲向了东玄军队的军阵之中!
 
    马头明明被缰绳勒得偏了,然而马眼中却尽是失去了理智的疯狂,这一刻的速度,当真有如闪电惊雷;不管前方是什么,只知道猛冲!
 
    所有战马,同时悲嘶一声,疯狂的跳跃狂奔。
 
    “跳下来!赶紧跳下来!不想死就赶紧跳下来!”
 
    那位东玄将领在远处惊恐的大吼,一个劲地跺脚,这些新兵蛋子,真是什么都不懂!
 
    战场上,谁敢去招惹这等死去了主人的无主战马?
 
    这种主动撩拨的情况,与找死无异!
 
    因为这些战马,它们的归处已然注定,他们自己回到战场上,本就是来殉主的!生死,对于这些忠心的战马来说,已经不再考虑!
 
    在疾驰的奔马上跳下来,危险固然极大,动辄就是伤筋动骨,但也总好过一命呜呼啊!
 
    只是许多爬上马背的士兵根本就来不及跳下来。
 
    战马奔驰,如闪电雷霆,瞬间就有了结果。
 
    有的战马直接一头撞在了大树桩上,不但自身撞得筋断骨炸,连同马上士兵也一起殉葬撞死!
 
    有的一头撞在周遭的山石上,撞得血花四溅,强大惯性,令骑乘者直接飞出去,摔得头破血流!
 
    还有更多的战马疯狂地冲进了东玄军阵,又踢又咬,竭尽所能的疯狂破坏,直至彻底倒在东玄军队的刀剑之下,然而就只是这数百匹的发疯战马,却造成了上千的东玄兵士伤亡!
 
    一声战马长嘶,东玄黑骑的首领骑着一匹高头黑马狼狈的狂冲过来,破口大骂:“谁让他们去收服这些战马的?这特么的是找死么!都上了战场了,还连这点常识都没有?!”
 
    “一群混账东西!”
 
    这位黑骑首领咆哮如雷。
 
    对于那些无主的马匹,最有利的针对方式就是乱箭射杀,其他的一应对策,皆都颇有折损,更加的得不偿失!
 
    军中,有一个将领黑着脸提着一把刀出来;暴怒道:“表忠心殉死是吗?老子要吃了这些畜生!全都给老子粉身碎骨,尸骨无存!”
 
    黑骑首领登时暴怒,一马鞭将这个黑脸将领抽出数丈之遥,厉喝道:“好胆!如此忠心的战马,你居然要吃它们的肉!你还是人么!”
 
    说罢仍自不肯罢休,径自跳下马去,又是好一阵疯狂殴打。
 
    眼中,居然有泪水莹莹!
 
    “将这些战马收拾一下,与所有战死的玉唐将士……埋在一起!”黑骑首领一声长叹。
 
    此刻,犹有几匹战马尚未死透,兀自在地上抽搐着哀鸣,个中凄凉之意,闻之皆悲。
 
    那黑骑首领叹了口气,大踏步地走了过去,轻轻地**着垂死战马的脖子,低声呢喃劝慰,手中的钢刀却自干净利落的插进了战马心脏,为其送行……
 
    “安心去吧,你的主人,正在地下等你,你们又可并肩驰骋,再不分离!”
 
    他站起身来,仍自气得浑身发抖,怒喝道:“这等军旅忌讳,为何还有人不知,为何还要触犯?这是谁的兵?!给老子回话!”
 
    他的怒吼声在空中回荡,充满了悲愤的意味。
 
    “是不是等我们死了,你们也要来抢我们的忠心战马?也会吃我们的忠心战马?!是不是!?”
 
    黑骑与铁骑同属战场杀戮利器,乃是大陆上最顶尖的骑兵!
 
    堪称一时瑜亮,向来互视彼此为最强对手,亦是唯一对手!
 
    此时此刻,对于这些无主的铁骑战马遭遇,当真是感同身受,宛如自身如是!
 
    玉唐一边。
 
    旌旗猎猎。
 
    数万将士,同时肃容,敬礼!
 
    “战马,英魂亦长在!”
 
    “祝,再载其主,共走九泉,再不分离,恒久与共!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两国交战,牵扯到了亿万人。
 
    不管是原本卑微,还是原本高傲,都无法超脱这个漩涡之外。
 
    何大锤乃是黑风寨的寨主,所谓黑风寨,便是一帮马贼聚集在一处,常年驰骋在东线万水千山之间。打家劫舍,不管是东玄,还是玉唐,举凡被黑风寨看在眼内的有钱人,都抢!
 
    这何大锤虽然出身玉唐,但骨子里就是一个山林铁匠的儿子,目不识丁,大字不识一筐,可以说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家国民族信念,父亲去世后就仗着一身神力,每日里浑浑噩噩,劫掠为生。慢慢的居然混成了马贼首领。
 
    仗着自身装备精良,八百兄弟人人身手不俗,没本钱的买卖做的罕有失手,日子过得自然不错,堪称逍遥自在。
 
    更因为这伙子不问国籍,不问是非,遭遇了过往客商,道上行人,绝不放过,是以被称之为:东疆一群狼!
 
    两边国家边境的居民,对这伙子深恶痛绝,将之称为:狼盗!
 
    何大锤素来以狼盗二字为耻,却因为这狼盗之名;精研了狼群战术,每逢行动,四面八方一阵疾风一般的蜂拥而至,完事后便即四散而去,端的来去如风,聚散无常。
 
    不管是东玄还是玉唐,对于这伙人都早有除之而后快的想法,奈何两国多次围剿,每一次都被他逃进了深山,最终无功而返。
 
    然而随着这一波的战争爆发,马贼们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。
 
    东玄实行坚壁清野策略,渐次缓缓推进,沿途之上,万灵皆寂;玉唐一边,将自身打造得宛如铜墙铁壁,不动不移,半点人气不泄!
 
    双方的极端对垒造成了一个很现实的结果,何大锤与手下的八百马贼,慢慢觉得生计都有问题了,这么下去可真的要不得了了。
 
    这几日,他天天带着几个兄弟,在战场附近小心的梭巡。希望能够找到一点机会,做点买卖,抢点东西,总这么下去难免坐吃山空,马贼行动如风,本就极少囤积物资,这段时间下来,他们之前累积的资源已经消耗殆尽!
 
    何大锤觉得自己的肚子快饿扁了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一百五十四章 傅报国的忧虑
 
    之前玉唐三万铁骑出战的时候,何大锤就在旁边山林间如同蜥蜴一般趴在雪地里,目瞪口呆地看着千军万马厮杀的场面,那份惨烈,那等壮烈,深深悸动了何大锤的心田,让他心旌动摇,惊心动魄!
 
    “真是好汉子!”
 
    那天之后,何大锤对于玉唐铁骑始终赞不绝口,心向往之。
 
    事实上,很多时候玉唐铁骑那震动天地的吼声,都会在其脑海中回响,午夜梦回之际,何大锤甚至梦想自己也成为了玉唐铁骑的一员,一道驰骋沙场,并肩浴血,一道怒吼震天,尽寒敌胆!
 
    慢慢的,何大锤的心底徐徐滋生出一种奇怪的心念。
 
    那是有些向往,有些热血,还有一些小心眼,突然泛起的心念:若是我由带着人帮着大军打一仗,会否同样的慷慨激烈,一往无回……
 
    在这等时候,谋一个战功,谋一个出身,以往种种,尽都不成问题吧?
 
    若是因此而成就官身,那就更加的妙不可言了……
 
    当然,对于自己的手下兄弟,何大锤肯定是不会这么说的。
 
    “兄弟们,咱要跟大家商量一件事。如今国难当头,我们虽然是贼,但再怎么说,也是出身玉唐。如今故国有难,不能不理,我打算在下次两军交战的时候,出手相助傅大帅一把,大家有什么想法没有?若有不同意尽可直说,这是纯粹玩命的勾当,比咱们以往干的那些事可要危险得太多,连我自己有点二意丝丝的,说出来我绝不见怪!”
 
    几个头领面面相觑半晌,这才有人开口道:“大哥有这等想法其实也属无可厚非,大家反正混着也是这么活着,咱们这些人,一辈子也没说为自己的国家做点好事什么的,现在国难当头,为了自己的国家战斗一场,也是分内之事,就算丧命于此,也可算是不枉此生,总好过贼名留世。”
 
    思想很快统一了。
 
    毕竟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在老百姓眼中的定位,若是能够籍此摆脱贼名,自然是万千之喜,尤其众人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,甚至觉得自己等人单对单的话,或者还要胜过玉唐铁骑成员,大有把握赴战亦能全身而退!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sjxtoyota.com/a/www_js31_comdenglu/20180507/3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