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数百匹战马轰隆隆的冲来全然不顾彼端的敌军

www.js31.com登录 admin 浏览

小编:万一对方主帅不上当呢?想深了一层呢?窥破了自己的布局呢?! 对方主帅战歌亦是东玄名将,几乎就是寒山河之下的东玄军方第一人,其声名亦是赫赫,若是他窥破了自己的居心,只

 
    万一对方主帅不上当呢?想深了一层呢?窥破了自己的布局呢?!
 
    对方主帅战歌亦是东玄名将,几乎就是寒山河之下的东玄军方第一人,其声名亦是赫赫,若是他窥破了自己的居心,只需要以遮蔽耳目之法,将东玄黑骑隐蔽于两军汇合之处的后方,见到铁骑突击,以逸待劳,正面拦截,那么三万铁骑,势必将全军覆没,绝无幸理!
 
    所幸这一役,终于是胜了,大功告成!
 
    铁骑狂风一般卷来,就在军阵之前,随着一声长号,整齐地停住不动。
 
    王保国拨转马头,厉声喝道:“铁骑!清点人马!”
 
    稍倾。
 
    此次三万铁骑人马损失已经清点出来,王保国转身,面向傅报国:“大帅!末将交令!此战,凿穿对方两次,三万铁骑,尚余两万七千三百五十二人!”
 
    他的声音虽然壮烈,但内中却已经有一种难言的嘶哑,那份悲痛的情绪,直到此刻才宛如狂潮一般的涌上来!
 
    身后的两万七千三百五十二人,人人都是标枪一般坐在马背上不动,然而一个个眼睛里,都满盈亮晶晶的泪色!
 
    三万出击,冲击敌人两路大军合共三十万的会师,一共就只是战损了两千六百四十八人!
 
    尚不足十一之数,这是堪称辉煌的大捷!
 
    然而此刻,这些铁骑兄弟们的心中却唯有沉重!
 
    与自己朝夕相处,亲密无间的两千多兄弟,就这么埋骨疆场,尸骨无存!
 
    对面,傅报国脸色庄重,举手敬礼,沉声道:“全军听令!全员为两千六百四十八名兄弟敬礼!送行!祝诸君一路走好!”
 
    砰砰的战鼓声,震人心魄的响起。
 
    “忠魂不灭,与国长存!”
 
    玉唐将士战死,但凡有间隙余暇,都会以战鼓之声送行。
 
    或者别的将军会在大战结束之后,总体凭吊,祭奠忠魂。
 
    然而傅报国不会如此,每一战之后,最先做的事,便是为战死的将士送行!
 
    祝愿英灵不远,犹闻故国战友送行之声!
 
    “做的不错!真的不错!”傅报国喉结上下滚动了两下,声音干涩,使劲的眨着眼,努力的控制悲伤的情绪,嘶哑道:“王定国!”
 
    “末将在!”
 
    “你等下将战死兄弟的名字,战功,生平,经历,籍贯……全部都给我每一个人都搞清楚,列明白,全部记录在案!遗书遗物,统一封存;战后,禀报陛下,厚加抚恤,让兄弟们入土为安,九泉含笑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“此战,铁骑军居功甚伟,出战弟兄统计战功,也一并给我报上来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“归队!”
 
    傅报国一声令下!
 
    两万七千铁骑,同时动作。
 
    然而下一刻,所有人却又同时神色异常复杂的顿住了!
 
    生生的顿住了!
 
    刚才还未曾有察觉,直到此刻才愕然发现,此次三万铁骑出战,归来两万七千多人,这点并无差错。
 
    然而随之归来的战马,却共计有两万九千多匹!
 
    换言之,此刻的队列之中,还有两千左右的无主战马,一匹匹尽都在原地茫然地站着,惶然无措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一百五十三章 生死相随!
 
    之前一鼓作气,马儿也是心无旁骛,奋勇奔腾,跟着部队便一路狂冲回来了。直到此刻,才感觉到了不对劲。
 
    之前尚有许多同类伙伴在侧,犹自不觉,此刻,生还的铁骑将士归队,这些无主战马即刻感到异常茫然,马头左右摇摆,在惶恐的寻找着自己的伙伴。
 
    自己朝夕相处亲密无间的老伙计原来不在我的身上背负吗?
 
    为什么?为什么没有骑在我身上?
 
    你那里去了?
 
    战马茫然长嘶,不安的撅着蹄子,希冀在人群中寻找到自己最熟悉的面孔。
 
    突然间,一匹战马一声长嘶,人立而起,前蹄屈起,转头四顾,显然是在竭力寻找自己的主人,然而,眼神中越来越见惊恐,悲伤,满目凄凉。
 
    半晌之后,两千余战马,蓦然同时悲痛的长嘶一声。
 
    那声音落入人的耳朵里,不自觉地生出了一种撕心裂肺的感慨。
 
    傅报国亦为之黯然垂首。
 
    集结归队的两万多铁骑,人人都是紧紧咬着嘴唇,默不作声,眼中已见泪花闪烁。
 
    甚至从来不会出现紊乱的铁骑军队队列尽也有些散乱了起来。
 
    许多战马驮着身上空空如也的马鞍,不受控不由自主的走动起来,马鼻子在抽动,徒劳地四顾张望寻找着自己的伙伴,自己的主人。
 
    那种茫然,悲伤,寂寞,当真望之凄然,触目心悲……
 
    突然间,一声长嘶骤起,一匹战马径自离队而出,驮着背上空空的马鞍,好似箭矢一般地向着战场之上飞奔而去!
 
    战马通灵,显然是想回去主人离开自己的地方,寻觅他,找到他,再度与他在一起,恒久的承载他!
 
    有了这一匹带头的战马,跟着就又有数百匹战马离队而出,衔尾狂奔而去!
 
    马脖子上,长长的鬃毛在风中摆动,飘扬,却充满了毅然决然的悲壮!
 
    “拦住它们!”王定国大吃一惊,急忙厉喝一声。
 
    “拦不住了!”傅报国黯然摇摇头,道:“它们……是不会再回来了……”
 
    战马长嘶的声音,在战场上久久回荡,彼端,正有东玄军队在打扫战场;那数百匹战马轰隆隆的冲来,全然不顾彼端的敌军身影,就在满地狼藉之中,细细的寻找起来。
 
    它们是那样的用心,那样的义无反顾。
 
    “抓住它们!”
 
    东玄军队之中,一名副将一眼看到,不禁大喜过望。
 
    这些可都是铁骑战马,随便一匹也都是千中选一的宝马良驹!
 
    这么一大群的无主战马,突然到来,岂非天降横财,老子发了!
 
    见猎心喜的东玄副将当即抢前一步,径自奔向一匹搭眼一看就是极品的好马而去!
 
    有了此人为表率,登时又有许多东玄兵士蜂拥而上!
 
    “……慢!”
 
    远方的一位中年将领看到这件事情的时候,心知不好,然而出声阻止已经晚了。
 
    再说,就算听到,此刻心中只有获取良马之心的众多兵士也断断不会搭理!
 
    至少数百名东玄士兵已经冲了上去,与马**织在一起!
 
    “这匹是我的!”
 
    “哈哈,我的!”

当前网址:http://sjxtoyota.com/a/www_js31_comdenglu/20180507/2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